三视角全面解读伯格的解读社会学

作者:   日期:2019-12-12

摘要:以马克斯·韦伯所倡导的理解为研究出发点, 美国当代社会学家彼得·伯格将知识社会学从特定的社会学分支拓展为一种解读日常生活经验的独有视角, 对一系列社会现象展开了影响深远的研究。不仅如此, 伯格的解读社会学试图以人本主义回应社会学家的乌托邦激情, 并解决科学与道德之间的张力, 这在技术重于思想的当代社会学界尤其值得我们反思。从理解、知识与意义这三个概念出发, 我们就可以通过连贯的理论视角来审视伯格的经验研究, 并考察他如何在肯定社会科学价值无涉的同时探求超越性的伦理价值。理解了伯格的解读社会学, 我们就理解

关键词:彼得·伯格; 解读社会学; 理解; 知识; 意义;

  摘    要: 以马克斯·韦伯所倡导的理解为研究出发点, 美国当代社会学家彼得·伯格将知识社会学从特定的社会学分支拓展为一种解读日常生活经验的独有视角, 对一系列社会现象展开了影响深远的研究。不仅如此, 伯格的解读社会学试图以人本主义回应社会学家的乌托邦激情, 并解决科学与道德之间的张力, 这在技术重于思想的当代社会学界尤其值得我们反思。从理解、知识与意义这三个概念出发, 我们就可以通过连贯的理论视角来审视伯格的经验研究, 并考察他如何在肯定社会科学价值无涉的同时探求超越性的伦理价值。理解了伯格的解读社会学, 我们就理解了古典社会学与现代化背景下的当代社会科学之间的传承关系。


  关键词: 彼得·伯格; 解读社会学; 理解; 知识; 意义;


  生于维也纳的美国社会学家彼得·伯格 (Peter Berger, 1929—2017) 是20世纪下半叶和21世纪初的社会学大家。从宗教、家庭到现代化, 伯格在一系列领域作出了影响深远的研究, 共出版了近30部专着。在国际社会学会投票选出的20世纪最重要社会学着作中, 伯格与托马斯·卢克曼 (Thomas Luckmann) 合着的《现实的社会建构:知识社会学论纲》高居第五名。虽然研究领域和立场往往和学术主流格格不入, 伯格始终坚持以平实的语言表述深刻的理论, 这一专长为他赢得了无数读者。不仅如此, 在纷繁多变的研究主题背后, 我们可以看到他以解读社会学 (interpretative sociology) 在道德和科学之间走出一条折中道路的努力。更为重要的是, 伯格大大拓宽了知识社会学的含义和进路, 将其从社会学的一个分支改造为从马克斯·韦伯所倡导的理解 (Verstehen) 入手, 解释日常生活现象背后意义的独特视角。在他的解读社会学中, 微观与宏观的鸿沟不复存在, 能动和结构也不再是对立的两个概念。本文从理解、知识与意义三个关键角度出发, 对伯格的解读社会学作出较为系统的梳理。本文试图阐明, 伯格的终身研究有其构建解读社会学的连贯主线, 而且这种解读社会学仍然值得当代社会学家的重视和思考。


  一、作为研究方法的理解


  和许多致力于解读社会现象的社会学家一样, 伯格认为我们无法通过单纯的宏观权力结构研究来理解社会生活;权力与知识的拥有者之间并不存在泾渭分明的边界, 即使前者不要求后者为其论证权力的合法性, 后者也会极力促使前者将其知识付诸实践。1在伯格看来, 并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无意识”行动, 因为所有人都是寻找意义的行动者, 都有自己的意义体系, 试图理解这一体系, 并试图让他人理解自己信奉的意义。问题在于, 并非所有意义都易于理解或识别。受阿尔弗雷德·舒茨 (Alfred Schütz) 的影响, 伯格区分了两种类型的意义:一种是个人所熟知的意义;另一种则外在于一个人的知识范畴, 包括其他社会的意义或自身社会中相对不熟悉的领域。为了在不同社会情境之间自如转换, 个体行动者必须在不同情境中采取不同手段。同样, 亲友之间在日常生活中的意义获取和制度化的意义获取具有本质区别。尽管如此, 无论哪一种情况都有一个意义解读过程。这种解读如要取得预期目的, 解读者和被解读者对形势的理解必须足够接近, 相关的知识必须能够轻易串接。社会学家只能通过自己的知识体系来过滤和处理他人所提供的复杂信息。信息的接收者必须搜集信息, 对其进行社会归类, 将信息放到大脑已有的范畴中。


  如舒茨所指出, 日常生活同样存在这个过程;但社会学家的解读过程体现出不同的形式, 需要对互动过程进行更细致和“超然”的关注。换言之, 社会学视角体现为开放性、客观性和谦卑性。在探究与自身文化相同的个人、群体或其他文化时, 只有对自身的局限有清醒认识并尽力避免这种局限所带来的谬误时, 我们才能避免涂尔干所犯下的重社会结构、轻个人动机的“漠视能动性” (sovereign disregard) 错误。2唯有如此, 研究者才能避免扮演全知全能者的角色。基于这种考虑, 伯格倡导一种韦伯式的解读社会学。3在他看来, 韦伯的解读社会学是观察社会生活最有效的方法, 或更准确地说, 是研究者理解他人的感知、意义与行动最可靠的方法。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社会学研究, 都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客观“数据”;只有通过观察者选择特定的关注对象, 一个人的体验才能被感知。观察者对关注对象的兴趣要求一种用于理解的认知架构。在日常生活中, 当事人未必会注意到这种建构元素, 但在研究过程中, 社会学家必须对它有清醒的认识。


  和舒茨类似, 伯格认为, 社会学家必须将理论概念和日常生活的典型建构联系在一起, 社会学解读也必须将这些意义与其他意义体系联系起来。就此而言, 社会学概念属于“二阶概念”, 或如韦伯所言, “在意义上具有充分性” (sinnadquat) ;4它们代表了一种特殊的日常生活典型表征向科学探究的转换。同理, 社会学概念只是一种科学研究中的建构;3它们旨在提供一种认知手段, 如果无法实现这一目的, 如果无助于理解日常生活中的行动, 我们就必须将其摈弃。社会学将日常生活中的意义换位为研究者的意义世界, 而这种换位正是解读社会学的精髓所在。3


  在此意义上, 伯格对实证主义 (positivism) 提出批评。实证主义者不但主张从普遍法则中演绎出一套因果关系体系, 而且认为这是唯一的科学方法。伯格则强调, 个体行动者的具体选择取决于他们自身构建出来的意义世界, 社会学不应以提炼普遍适用的法则为目的。通过严谨的经验分析, 我们有可能确定哪些关系属于意料之外的后果。同时, 解读社会学虽然对涵盖率持怀疑态度, 却并非缺乏客观性的主观猜测。社会学家必须遵循相关的研究规范, 处理经验材料, 提出概念, 并与其他现象进行比较, 然后才能进行解读。要保证客观性, 社会学家必须刻意与其自身所处的情境以及研究对象保持一定距离。这也就是韦伯所说的“价值无涉”。5


  这并不是说日常生活中的行动者和专业研究的社会学家不受个人价值的约束, 而是说, 作为天职, 价值无涉要求社会学家广泛搜集信息和资料, 要求其自身意识形态立场和价值判断对研究影响的最小化。伯格将社会学家比作间谍:“训练有素的间谍向上报告发生了什么。以他所提供的信息为基础, 其他人决定下一步应该做什么。社会学家就像一个间谍, 他的工作是尽可能准确地报告某一个社会地带 (social terrain) ;其他人, 或者他本人在社会学家之外的角色下, 将决定将在这一地带采取什么步骤”。2


  社会学研究不同于倡议活动, 而对他人独特性的尊重正是解读社会学的核心。6伯格承认, 这种对他人解读、价值和传统的尊重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保守”色彩, 因为它使社会学家不受乌托邦思想和他人操纵的影响。6但正是这种解读社会学使得伯格的方法论立场与政治观点互相支撑, 并论证了一点: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学必须是一种知识社会学。


  二、理解他人知识


  如果说伯格对解读社会学的表述和韦伯、舒茨至此相差无几, 他的代表作《现实的社会建构》则革命性地重构了知识社会学, 使他跻身于20世纪社会学领军人物之列。7在这部探讨日常生活体验的着作中, 伯格和卢克曼将解读社会学大大推进了一步。日常生活中的行动者生活在一个有序的世界, 他极少会关注自己所处的现实是什么以及这一现实从何而来;与之相反, 社会学家需要对他人习以为常的事物提出质疑, 需要明白普通人有不同的社会现实, 不同社会中的普通人有不同的视野和体验。8神秘主义者和政客的世界大不相同, 富人和穷人的世界同样天差地别。9每个社会与个人的知识、现实和体验都与众不同。不仅如此, 我们更有必要去探究一种知识成为广为接受的社会现实的过程。知识社会学关注的是“在一个社会中被看成是‘知识’的任何东西, 无论这种‘知识’ (在任何标准下) 最终是否有效。由于一切人类‘知识’都是在社会场合中发展、传递和维系的, 知识社会学必须致力于理解这一过程, 在这一过程中, 被想当然的‘现实’成为普通人的具体事实。换言之, 我们认为, 知识社会学是对现实的社会建构的分析”8。


  在伯格之前, 马克思、马克斯·舍勒 (Max Scheler) 和卡尔·曼海姆 (Karl Mannheim) 均将知识社会学视为社会学的一个分支, 具体研究范畴包括虚假 (以及真实) 意识、政治立场、集体意识、知识分子的角色以及世界观、道德、宗教和科学在内的知识体系。以舒茨具有社会学色彩的现象学为理论根基, 伯格与卢克曼的知识社会学探讨的是涵盖面广泛得多的日常生活中的知识。在他们看来, 知识并不仅仅是科学家所判定的有效定理或普通人所梳理出来的人生经验, 而是一个社会中的人在日常生活中所形成和使用的一切体验。


  在这种意义上, 知识不再只是社会科学研究中的一个变量, 而是我们用来确认自身所处现实的人类生活基本现象。8这种意义上的知识构成了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由此, 知识社会学从社会学的边缘角落一跃成为核心关注点。由于日常生活中的知识构成了社会现实的主体间性, 一切重要的社会学问题都取决于知识概念。这种意义上的知识社会学甚至可以妥善处理社会学的其他方法论进路, 因为它凸显了社会现实的双重性, 也就是涂尔干意义上的客观事实性和韦伯意义上的主观意图性。


  三、知识与社会建构


  作为一种知识社会学, 解读社会学必须阐明社会学的基本问题:主观意义如何成为客观事实?人类主体如何建构客体世界?8这种辩证关系具体体现为认识论上的三个维度:外部化、客体化和内部化。社会通过个人活动持续生产社会现实;个人的主观意义和对社会的解读通过语言或其他符号载体外在地表现出来;在谈论自我时, 我们固化了自己和别人眼中的自我, 而我们每个人不但受自身知识所限, 也受将自己的现实观强加给他人的能力的约束。


  人的存在就是一个持续的外部化过程。通过自我表达, 人们将身边的世界“外部化”;通过言说, 人们在一定的社会空间传播知识;通过建立制度, 人们维系他们所传播的知识。制度化过程始于人们的习惯。如果这一习惯在和他人的互动过程中获得成功, 它就会变成惯例。如果其他人也被纳入这一稳定的互动过程中, 这种外部化就转化为客体化。然而, 社会现实的脆弱性和局部性产生了制定规则并树立意义阐释者权威的必要。这种规则和权威保证了客体化对象的合法性。它们在一个脆弱的现实中起到了安全防护罩的作用;在存在无数思考方式和行为期待的混乱世界中, 它们为人的行动提供了支持、保障与意义。它们逐渐会变成故事、谚语、权利与责任, 最终被专业人士发展为一个高度抽象的意义体系。具体而言, 宗教长期以来都是最成功的意义体系, 其合法性甚至覆盖到了死亡这种生命中的极端时刻。它的优势在于可以利用外在于主观世界的客观合法化资源。在伯格看来, 宗教是理解社会的重要窗口, 更是知识社会学的逻辑延伸。10


  然而, 客体化的合法世界只有在成为一个人的主观现实后才具有重要性。只有将现实加以内化, 人们才能理解和接受现实的具体定义。只有介入他人的人生体验, 我们才能成为一个社会的成员。只有和重要的他者产生互动, 我们才能建立起身份认同, 因为身份认同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人对特定现实的主观接受。社会、身份认同和现实都是在同样的内化过程中被主体所固化。8


  社会化的另一层含义是个人在社会中的存续过程。关于这一点, 一个常见的误解是社会决定论, 也就是伯格将社会化视为个人完全适应既有社会结构的过程。11但对于伯格来说, 社会化永远是一个未完成的过程, 初级社会化 (primary socialization) 和之后的社会化永远不可能完全一致。自我内部始终存在社会化自我与非社会化自我 (或不同社会化自我) 之间的冲突。由于日常生活的不稳定性, 主观现实永远保持可塑状态。


  尽管如此, 人们往往会“忘记”自己是能动者。只要没有明显冲突, 人们往往会接受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的社会角色。但一旦失去这种安全感, 人们就会觉得无法控制自身境况, 而成为外力作用的“棋子”;客体化和主体化之间的平衡就会打破, 转而向前者倾斜。这正是现代性的基本特征。


  四、现代人的知识


  在将意义体系视为人类生活世界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后, 伯格循着知识社会学的思路对宗教在社会中的作用作出了系统考察。在外部化、客体化和内部化这三角关系中, 宗教是社会世界建构的重要元素。宗教不是一种“前现代”的原始追求, 而是一切社会的固有现象。所有社会都面临不确定性、失序或异化威胁, 相应地会产生维系秩序的努力。宗教创造了一种在面临“失范的恐惧”时为人类提供保护的“神圣宇宙” (sacred cosmos) 。12它赋予日常生活以终极意义, 为其带来稳定性, 从而在人的“世界建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12除此之外, 通过向社会制度注入灵性维度, 宗教承担了维系社会秩序的职能。而在疾病、悲剧与死亡面前, 宗教又将现实危机与超越短期现实的意义体系融为一体。反过来说, 宗教在创造和保护意义方面的职能取决于它能否得到维系和更新。例如, 如果基督教徒开始怀疑基督教在社会化方面的任务, 它所开创的现实将受到质疑, 其意义体系也面临坍塌的威胁。这种认知结构越不稳定, 人们就越需要一种对现实的新的理解。这是现代与后现代社会中的根本性知识问题。


  在人类历史相当长的时期内, 世俗事务是通过宗教的视角来理解的;一直到西方工业化之后, 这一局面才发生根本性转变。伯格注意到, 现代化引发了价值、意义和规范的彻底相对化, 尤其体现为多元化和主体化。13世俗化为现代社会中的人开创了一种崭新的知识观, 宗教色彩的意义世界第一次在普通人的世界失去主导地位。这不仅影响到经济、政治与法律制度, 也影响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借用韦伯的话说, 理性化和祛魅化渗透至公共领域的各个角落, 并深刻影响了私人领域。公共与私人生活开始产生断裂;宗教成为私人事务, 信仰成为无关集体生活的个人选择;宗教团体失去垄断地位, 需要互相竞争, 并与世俗性团体争夺对意义的解释权。在更宽泛的意义上, 不确定性主宰了现代人的意识, 真理被观点、舆论、怀疑、偏好和时尚所取代;现实和知识成为私人事务, 不再是不言自明的真理;涂尔干所看重的神圣知识失去其符号力量。

在线留言

CONTACT US

论文客服

204800266

15840120161

写手加盟及投诉

204552947

15840120162

加盟要求:写手需具备本科及本科以上学历,并且取得相关学位证书。硕士及硕士以上学历、高校教师、985院校,并且在国家级期刊发表过论文者优先。

业务范围

主要包括:专科学位论文、学士学位论文、硕士学位论文、博士学位职称论文、工作小结、演讲稿、期刊会议论文、论文降重等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90137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