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宪法中“国家民族”的表现方式和价值

作者:   日期:2019-12-19

摘要:中华民族是我国的国家民族。“中华民族”被明确确立为一个宪法概念, 则国家民族必然成为一个宪法学概念。国家民族是一个普遍的宪法现象, 现代宪法主要有两种国家民族的表述方式:一是直接将国家民族写入宪法文本;二是“我们人民”的表达式。国家民族指明了制宪权主体及其范围, 体现了国民的身份归属, 具有标识国家、促进国民统合、维护国家统一的宪法意义。就我国宪法而言, 国家民族有助于区分宪法中不同层次的民族概念, 作为我国国家民族的中华民族相对于其他的国家民族具有优越性, 是推动国家完全统一的宝贵的宪法资源。国家民族是

关键词:国家民族; 宪法表述; 宪法意义;

  摘    要: 中华民族是我国的国家民族。“中华民族”被明确确立为一个宪法概念, 则国家民族必然成为一个宪法学概念。国家民族是一个普遍的宪法现象, 现代宪法主要有两种国家民族的表述方式:一是直接将国家民族写入宪法文本;二是“我们人民”的表达式。国家民族指明了制宪权主体及其范围, 体现了国民的身份归属, 具有标识国家、促进国民统合、维护国家统一的宪法意义。就我国宪法而言, 国家民族有助于区分宪法中不同层次的民族概念, 作为我国国家民族的中华民族相对于其他的国家民族具有优越性, 是推动国家完全统一的宝贵的宪法资源。国家民族是宪法学研究的重要对象, 应将国家民族确立为一个重要的宪法学范畴。


  关键词: 国家民族; 宪法表述; 宪法意义;


  一、引论


  “民族”是中国宪法中的一个重要词汇或概念。现行宪法69次使用“民族”一词大致可以划分为两个层面:一是56个民族层面;二是国家层面, 也即国家民族。二者分别对应不同的英文单词, ethnic与nation。前者如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民族区域自治等;后者如民族解放。长期以来, 法学关于民族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前一层面, 探讨的大多是少数民族权利保护、民族区域自治、民族团结等方面的问题, 而对后者有所忽略。1此种状况或许与宪法序言明确规定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有关。2018年3月,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第32条和第33条, 两次提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表述。“中华民族”入宪再次凸显了宪法中“民族”概念的两层次性。可以预料, 对国家民族的研究将持续成为宪法学界研究的热点之一。本文的写作目的在于, 将民族学、政治学中的“国家民族”概念引入宪法学研究领域。在笔者看来, 中华民族是我国的国家民族, “中华民族”入宪, 则国家民族必然成为宪法学研究的一个重要对象;中华民族作为一个宪法概念的确立, 则国家民族必然成为一个宪法学概念。


  在展开论述之前, 有必要对被视为“国家民族”的缩略语或简称的“国族”概念有所交代。2“国族”概念始于孙中山的创造, 体现了孙中山的政治主张和立场, 并因孙中山的强大的影响力而广泛流布, 至今在学术界仍颇有影响力, 3将国家层面的民族称为“国族”而保留56个民族用法的“国族论”也颇有市场。4但是, “国族”概念一直伴随着各种质疑和批评, 中国共产党从未采纳此概念, 其所蕴含的国家主义、同化主义的立场亦与时代潮流不符, 需审慎使用。5与“国族”概念相比, “国家民族”具有以下优势:其一, 国家民族直观体现了与国家的密切关系, 作为一种理念, 其指向了一种理想化的“人民全体”或“公民全体”, 从而放逐了“同化论”的存在空间;6其二, 国家民族强调国家的政治建构特性, 体现了现代主义的民族理论立场, 同时又兼顾了族群象征主义立场, 国家民族的政治建构特性并不是凭空的捏造, 大多具有历史文化的特性;7其三, 国家民族既凸显了中文“民族”的层次性, 又照顾了国人的用语习惯。一方面, 人们仍可以泛泛地使用“民族”一词, 而究属何种层次的民族则完全可以根据具体的语境区分开来;另一方面, 现在将全体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的思想已然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 我们不经意间就在表达此种观念, 比如“屠呦呦获得了诺贝尔奖, 这是民族的荣光”。8这里的民族就是“国家民族”, 而使用“国族”就显然不太妥当。


  本文首先考察了“国家民族”在现代宪法中的表现方式, 试图说明国家民族是世界各国宪法中一个比较普遍的宪法现象, 而后对国家民族的宪法意义展开论述, 最后尝试从宪法学的角度对国家民族下一个参考性的定义, 最终实现将国家民族引入宪法学研究的目的。


  二、国家民族的两种宪法表述方式


  2018年3月, 我国将作为国家民族的中华民族明确写入宪法, 那么其他国家宪法是否也对各自的国家民族有所规定呢?答案是肯定的。现代主要国家宪法存在两种国家民族现象:一是明确推进和建构一个“国家民族”, 如法国的“法兰西民族”、德国的“德意志民族”、美国的“美利坚民族”。二是“我们人民”叙事策略的应用。前者是对国家民族的直接确认, 后者可视为国家民族的变体。明文规定国家民族方面, 如美国宪法中的“美利坚人民”、德国基本法中的“德意志人民”、法国第五共和国宪法中的“法兰西人民”、俄罗斯宪法中的俄罗斯联邦人民;等等。9本文所要着重介绍和论述的是第二种国家民族现象, 即“我们人民”的表达式。


  “我们人民”的宪法表述以美国宪法最为典型, 其开篇即为“we the people”, 其他主要国家的宪法也存在类似的表述, 如联邦德国基本法序言中的“我德意志人民”, 俄罗斯联邦宪法与日本国宪法中的“我们”, 大韩民国宪法序言中的“我大韩国民”“我们及我们的子孙”等等。10此类宪法表述的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都使用了“我”“我们”这样的主观性词汇, 都具有“我们人民”的意蕴, 因而可视为“我们人民”的变体。


  “我们人民”的宪法修辞, 显然与现代法典化语言的明晰、客观的要求相悖, 而具有主观性和模糊性的特征, 那么, 现代宪法为何采用此种表述方式呢?这一表达式后面蕴藏着怎样深刻的内涵?既然美国宪法中的we the people是此类表达式的典型, 何妨以we the people为具体的论述对象?而we the people的表达式中, 有两个核心词汇, people与we, 为此对该表达式的解读亦可以从两个方面展开:一是英文people与nation的内在联系;二是“我们”的建构和统合作用。


  第一个方面, 早期的people与nation各有不同的指向, 但在近代实现了汇合。现代英文people源自拉丁文populus, 原指“在古罗马公共广场上聚会于树荫的人”, 后引申为“人、人民或市民”。英文nation源自拉丁文natio, 原意为“出生”, 指向“因出生地结合而成的一帮外国人”, 表达的“血缘纽带”的含义。在西方国家的历史大变革中, 则出现了people民族化和nation人民化的相向运动。在人民民族化过程中, 自由平等的people获得相对于国家的主体地位, 在nation人民化的过程中, 贵族团体或特权阶层逐渐消失, 国家权力的享有者逐渐扩及普罗大众, 乃至人民最后成为国家主权的担当者。由此, 英文people不仅具有人民的意义, 同时具有民族的意义, 复数的peoples也就直接翻译为民族;而nation不仅指民族, 同时也指向国民。对此, 霍布斯鲍姆曾指出, 在法国大革命时期, 民族 (nation) 乃是国民的总称, 国家乃是由全体国民集合而成, 是一主权独立的政治实体, 因此, 国家乃民族政治精神的体现。11从这个意义上讲, 民族革命同时就是民主革命, 民主革命也同时具有民族革命的性质。在这一历史性的大变革中, 有以下几点需要特别指出:一是现代英文people在从拉丁文popupus一词历史演变中, 其中延续了由古希腊罗马的政治文化发源而来的自由、民主的思想。12二是nation在其演变过程中, 逐渐具有政治的意涵, 同样蕴含了一种自由、民主、平等的观念。三是将nation等同于“国家”“人民”, 主要指享有主权的人民, 与people同义。13四是nation一词最初确实有表示血缘、地域共同体的意思, 这为其后与遗传学等自然科学的突破而产生的人种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相汇合, 从而为广泛流布的种族民族主义思想埋下了伏笔。


  需要指出的是, 美国在民族国家的创建过程中, 关于people的理解与英法有所不同。美国早期的政治理论家们比较喜欢使用“人民”“人民大众”“联邦”等词汇, 而讳谈nation。美国1776年的《独立宣言》曾使用了一次nation, 但在黄现璠先生看来, 该词的意思应该是“国家”而非“民族”, 因为美国早期的宪法性文件, 包括《独立宣言》和《美利坚合众国宪法》中的people, 并不具有“民族同质性”的nation含义。14也有西方学者认为其主要原因可能在于nation具有强调整体的一面, 从而给人以中央集权、一元论和反对联邦各州权力的恶感。15笔者认为, 同样作为国民或者人民, people具有强调普罗大众的意味, 而nation除了具有强调国家的面向, 还具有强调民族性的一面, 这种民族性主要体现为某种历史文化的特性。作为一个形成中的民族, 美国早期的政治理论家将美国作为一个民族就有点勉强。随着联邦政府的建立, 特别是《美利坚合众国联邦宪法》于1789的通过生效, “人民”最终实现了与“民族”的汇合, “当people用作nation (民族) 的含义时, 美国学者大多将其理解为‘美国人’这一国族含义”16。不过, 此时的people或nation均仅指向白人, 而不包括黑人奴隶、印第安人以及女人, 其时所声称的国民一体性意识, 实际为“白人意识”。17其后people或nation的范围不断扩大, 现在, 美国宪法被认为是“合众国人民”意志的体现, 美国人民或美利坚民族都扩张为整个国民全体, we the people也就是American people (美利坚人民或民族) 。[18]


  第二个方面, “我们”最直接的作用就是具有区别与归属的意义。“我们”的表达式是典型的民族主义的表现手法, 因为民族主义的内涵虽然错综复杂, 但它的基本要素有二:即民族对内的同一性和民族对外的独立性。18民族 (nation) 意识对外而言, 强调的是“我们”的特殊性;对内而言, 则强调“我们”的共同性。“我们”区别于“你们”“他们”, 具有区别划分“我者”与“他者”的意义, 而对于“我们”范围的成员来说, “我们”还具有归属的意义, 属于“我们”的, 那就是“自己人”, 否则就是外人, 甚至可能是敌人。梁启超曾说:“何谓民族意识?谓对他而自觉为我。‘彼, 日本人;我, 中国人’, 凡遇一他族而立刻有‘我中国人’之一观念浮于其脑际者, 此人即中华民族之一员也。”


  但即使是最小的民族, 其成员也与其他大多数的同胞都互不相识, 20要形成一种“我们”的意识, 民族也就需要被想象与建构, 民族的建构也就是“我们”的建构。大体而言, “我们”的建构通常有三种方式:一是对“我们”共同性的强调, 这种共同性对他们来说就是特殊性。“我们”之所以是“我们”, 是因为“我们”具有某种特殊性, 这种特殊性可能是地域、语言、宗族、文化传统、风俗习惯, 也可能是其中的某几种元素的组合, 这些特殊性对“我们”来说又是共同性, 有时这种共同性又被强调是“我们”优越于“他们”之所在。事实上, 几乎所有的民族意识的建构过程都伴随着对这种优越性的强调。二是“我们”意识的形成、强化, 还有可能是通过敌我意识或在与外力的对抗中加速凝聚。因为“民族身份是一个连续不断区分‘敌人’和‘朋友’的社会构建过程……民族身份……并不依赖任何客观的语言或文化差异, 而立足于主观的差异体验。”21我们中华民族的整体意识也是在抗日战争中得到空前的加强。三是统一的或者说是共同的民族名称的提出。民族共同体的形成也要为“我们”冠一个名称, 民族名称的提出意味着民族意识开始走向自觉。克勒斯托弗·加兹顿在1765年召开的反印花税大会上首次提出了“美利坚人” (Americans) 的概念, 声称北美大陆上, 不应当有新英格兰人、纽约人等的区分, 我们所有人都是美利坚人。22既然“我们”都属于“美利坚人”, “我们”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 那么“我们”要组建新的国家, 独立建国的逻辑也就水到渠成。


  前述三种途径和手段经常是同步推进、交叉运用的, 凸显的敌我意识来自某种主观的差异体验, 这种主观的差异体验不会凭空产生, 而必然要强调“我们”之于“他们”的特殊性, 对这种特殊性的强调也是主观差异体验的重要缘由, 而要凸显“我们”, 巩固“我们”的特殊性, “我们”则还需要统合于某个民族名称之下。三种建构手段中, 除第三种手段比较中性之外, 其他两种手段都可能走向极端, 但不能由此就完全排除其他两种手段, 尤其是第一种手段。


  “我们人民”是一种典型的民族主义修辞, 通过宪法保障并推动国家民族的建构。“民族主义总是在表达着一种价值和感情, 而这种价值和感情常常成为一般知识、思想和信仰而普遍存在, 并且成为各个民族国家不可通约、互相冲突的因素, 甚至成为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冲突的心情。”23一个管理者刚加入某个团队, 他可能要非常注意措辞, 总是使用“我们如何如何”而不是“你们要怎样怎样”, 以使自己快速地融入集体, 获得团队成员的肯认。究其原因, 就在于“我们”具有积极的心理暗示作用, 给予对方我们具有同样的目标、利益与共同的追求的感觉, 此民族主义的建构策略被大多数国家吸纳进宪法文本, 可大致概括为“我们人民”的宪法表达式, 旨在灌输和培育一种共通的价值、情感乃至情绪。

在线留言

CONTACT US

论文客服

204800266

15840120161

写手加盟及投诉

204552947

15840120162

加盟要求:写手需具备本科及本科以上学历,并且取得相关学位证书。硕士及硕士以上学历、高校教师、985院校,并且在国家级期刊发表过论文者优先。

业务范围

主要包括:专科学位论文、学士学位论文、硕士学位论文、博士学位职称论文、工作小结、演讲稿、期刊会议论文、论文降重等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9013736号